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圣尤地斯瓦尔的复活

——摘自尤迦南达《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

「克里斯纳圣主!」当我坐在孟买丽晶(Regent)饭店的房间里,在闪耀的光芒中出现了这位阿瓦塔尔光辉的形体。我从三楼敞开的长窗向外凝视,这个不可思议的景象突然出现在我视线里,照耀着对街高楼的屋顶。

天国的形体向我挥手、微笑并点头致意。那时我无法了解克里斯纳圣主确切的讯息,他祝福之后就离开了。我被奇妙地提升了,觉得他预示了某个灵性事件。

我西方的航程暂时取消了。在回到孟加拉访问之前,我在孟买安排了几场公开的演讲。

一九三六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三点,我坐在孟买旅馆房间的床上——距上次看到克里斯纳一周以后——一道圣洁的光将我从打坐中唤醒。在我惊讶张开的眼前,整个房间转变成一个奇妙的世界,阳光变成天国的光彩。

我欣喜若狂地看到血肉之躯的圣尤地斯瓦尔!

「我的孩子!」上师温柔的说着,他脸上洋溢天使般迷人的笑容。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没有跪在他的脚下致意,而是立即向前热烈地拥抱他。此时此刻!现在降临奔腾的狂喜使得过去数个月极度痛苦的代价变得无足轻重了。

「我的上师,我心所爱,您为何离开我?」我在过度的喜悦中变得语无伦次。「您为何让我去昆巴大会?我是如何悲痛自责离开您!」

「我不希望干扰到你快乐的期待,参观我第一次碰到巴巴吉的圣地。我离开你只有一会儿而已;我不是又跟你在一起了吗?」

「但这真的是您,上师,相同的上帝之狮吗?您现在和我埋葬在布利无情的沙土下是同一个肉体吗?」

「是的,我的孩子,同样是我。这是一个血肉之躯。虽然我看它是灵体,在你的眼中却是肉体。我用宇宙的原子造出了一个全新的身体,和你在梦幻世界中埋在布利梦幻沙下宇宙梦幻的肉体是完全一样的。我是真的复活了——不是在地球上而是在一个灵界的星球上。它的居民比地球上的人更能符合我的高标准。你及那些你所喜爱高贵的人总有一天会来这里与我在一起。」

「不死的古鲁,请多告诉我一些!」

上师高兴地轻笑着。「亲爱的,请你,」他说道,「能否把抱着我的手放松一点?」

「只能一点!」我像只章鱼般地拥抱着他。我可以感到他身上跟从前一样特有的自然微香。不论何时当我回忆起这美好时刻,接触他天国肉体兴奋的震动仍持续存在我的手臂和手掌里。

「就像先知被派到地球上帮助人类消除肉体的业障,我被上帝指派到一个灵界的星球去担任教主。」圣尤地斯瓦尔解释道。「它被称为希兰雅洛卡(Hiranyaloka)或『光亮的灵界星球。』在那里我帮助进化的灵魂消除他们自身灵界的业力,达到从灵界的轮回中解脱的境界。希兰雅洛卡的居民在灵性上是高度进化的;所有的居民,当他们在地球上最后一世死亡的时候,经由打坐的力量都已经到达了意识清醒离开肉体的程度。一个人在地球上除非已从萨比卡帕三摩地进入更高等涅比卡帕三摩地的境界,否则是无法进入希兰雅洛卡的。

(译注﹕灵界有不同的等级,在本章中提到的有第一级的普通灵界、第二级的希兰雅洛卡以及第三级的因果世界。这三个等级都还处在轮回及相对二元性本质(马雅)的宇宙世界里,即宇宙大梦中﹔灵魂只有在完全清除所有灵界业力,超越因果世界与天国合而为一后,才能完全跳脱因果轮回相对二元性的圈子,亦即回归实相。

一般所谓的业力包括了物质世界(物质欲望)及灵界的业力。地球上多数的灵魂是在物质世界与普通灵界间轮回﹔而那些已经完全消除物质业力仅存灵界业力的,会在灵界与因果世界间轮回。)

「希兰雅洛卡的居民已经通过了几乎是所有地球生物死时都要去的普通灵界;在灵界中他们努力消除许多因过去行为所产生的种子。也只有进化的灵魂才能在灵界中有效地执行此种偿还的工作。接着,这些较为高等的灵魂为了能更完全地从灵体业障的茧中解脱出来,他们受到宇宙法则的牵引,以新的灵体重新诞生在希兰雅洛卡-灵界的太阳或天堂,我就是在那里复活,帮助他们的。希兰雅洛卡中也有从更高等精细因果世界来的高级进化的灵魂。」

现在我的心灵和我古鲁是如此完美地谐调着,他部分以言语、部分以思想转移的方式将生动的讯息传给我。我可以很快地接收到他思想的概要。

「你在经典上读过,」上师继续说道,「上帝将人类的灵魂包裹在连续的三层身体中-意念或因果的躯体;精细的灵体,是人类心智及感情本质的所在;以及粗糙的肉体。在地球上,人类具备肉体的感官。在灵界,灵魂以意识、感觉和生命粒子组成的身体工作。而一个因果体的灵魂则停留在极乐意念的领域中。我的工作就是帮助那些准备要进入因果世界的灵魂。

(译注﹕本章中,灵魂在物质世界的身体称为肉体,在灵界的躯体称为灵体,在因果世界的躯体称为因果体。)

「敬爱的上师,请再多说一些有关灵界宇宙的事情。」虽然在圣尤地斯瓦尔的要求下,我稍微放松了对他的拥抱,但我的手臂还是围绕着他。我古鲁嘲笑死亡找到我,是所有宝藏中的稀世珍宝!

「灵界有许多住满居民的星球,」上师开始说道。「居民们使用灵界的飞机或是聚集的光束往返于星球间,比电波及幅射能还要快速。

「灵界的宇宙是由各种不同微细的光和色彩的震动组成的,较物质的宇宙大上数百倍。整个物质世界像悬挂在灵界光亮气球下的一个小小实心篮子。如同在物质世界里,有许多太阳和星球漫游在太空中,灵界中也有无数的太阳与行星系统。那些星球上的太阳和月亮比物质世界的还要漂亮。灵界的光体像是北极光-灵界太阳的极光比月亮柔和的极光更为耀眼。灵界的白昼及夜晚都比地球来的长。

「灵界极其美丽,清洁,纯净及有序。没有死寂的星球或不毛的地方。地球的缺点——野草、细菌、昆虫、蛇——都不存在。不像地球上多变的气候及不同的季节,灵界的星球永远维持着春天的恒温,偶尔会有闪亮的白雪及五彩的光雨。灵界星球上有许多乳白色的湖泊、灿烂的海洋以及彩虹般的河流。

「普通的灵界宇宙——不是较为精细的希兰雅洛卡灵界天堂——住了数百万个,或多或少最近来自地球的灵魂,当中有无数的仙子,美人鱼,鱼,动物,小妖精,土地公,半人半神和精灵等,全都依照业力的归属住在不同的灵界星球上。有各种不同的天体宅第或振动区域提供给善灵及恶灵。善灵可以自由旅行,但恶灵被限制在有限的区域中。如同人类住在陆地表面,虫在土里,鱼在水中以及鸟儿在空中一样,不同等级的灵魂被分配到适合他们振动的区域。

「在那些被其它世界驱逐邪恶堕落的天使之间会发生争执及战争,他们以生命粒子的炸弹或心智咒语震动的射线互相攻击。这些灵魂居住在灵界宇宙较为低层充满阴暗的地区,努力消除他们邪恶的业力。

「在黑暗灵界监狱之上的广大区域,是全然的光亮及美丽。灵界宇宙比地球更自然地谐调至上帝完美的旨意及计画。每一个灵界的物体,主要是由上帝的旨意部分是由灵魂先前预定的方式表现出来。灵界居民拥有修饰或美化任何上帝已创造出来事物的能力。衪给了衪灵界子民随心所欲改变或增进灵界宇宙的自由及权力。在地球上,固体必须经过自然或化学的程序转化成液体或其它的形式,但灵界固体经由居民的意愿就可以立刻完全转变成灵界液体,气体或能量。

「地球海、陆、空各处因战争及屠杀而阴暗着,」古鲁继续说道,「但在灵界感受到的是快乐的和谐及平等。灵界居民能随心所欲组合显现或分解消除自己的形体。花、鱼或动物可将自己暂时变形成灵界人类。所有灵界居民都可以自由选择任何形体,并轻易地互相交流。没有固定或限制的自然法则包围他们——例如,可以成功地要求任何灵界树木长出灵界芒果或其它想要的水果、花朵或实际上任何其它的东西。在灵界中,某些业力的限制还是存在的,但各种不同形体的魅力是没有区别的。每样事物都生气勃勃地充满了上帝创造的光。

「没有任何灵体是由妇女生出来的;灵界居民经由自己宇宙意愿的帮助,形成灵界特殊浓缩形态的后代。最近才脱离肉体的灵魂,经由具有相同心智及精神倾向灵界家庭的邀请而到来。

「灵体不受冷、热或其它自然情况的影响。他们在结构上包括灵体的头脑或千瓣莲花之光,以及在中脉(sushumna)或灵体脑脊髓中枢里的六个觉醒中心。心脏吸取宇宙的能量同时也从灵体的头脑汲取光束,然后灌注到灵体的神经及细胞或是生命粒子中。灵魂可用生命粒子的力量或咒语的震动力影响自己的身体。

「灵体与最后一世肉身的外观完全一样。灵界居民保留他们先前旅居在地球年轻时的外貌;灵界居民偶尔会像我一样,选择保有年老时的模样。」散发着特有青春气息的上师愉快地轻笑起来。

「不像三度空间的物质世界只能凭着五种感官认知,对包含一切感觉的第六种感官——直觉——灵界是可见的,」圣尤地斯瓦尔继续说道。

「所有的灵界居民看、听、闻、品尝及碰触,纯粹都借着直觉的感觉。他们有三个眼睛,有两个是部分闭着的。第三只主要的灵体眼睛,是睁开直立地位在额头上。灵魂有所有外在的感官-耳朵、眼睛、鼻子、舌头及皮肤,但他们使用直觉的感官经由身体任何部位来体验感觉;他们可以用耳朵、鼻子、皮肤来看东西﹔用眼睛或舌头来听,并且可以用耳朵或皮肤来品尝,诸如此类。

「人类的肉体暴露在无数的危险中,而且很容易就会受到伤害或变成残废;灵体偶尔也会被割伤或挫伤,但仅凭意志力就可以立即痊愈。」

「天国的导师,所有灵界的人都很美丽吗?」

「在灵界中,美丽被认为是一种心灵的品质而不是外在的形态,」圣尤地斯瓦尔回答道。

「因此灵界居民不重视外在的长相。不过他们有权随心所欲为自己设计出崭新五彩的灵界物质躯体。就像世界上的人在节庆时穿上华服一样,灵魂在盛典时也会将自己装扮成特殊设计的形态。

「在较高等的灵界星球,像希兰雅洛卡,当居民经由心灵的进化,从灵界解脱并准备好进入因果世界的天堂时,就会举行欢乐的灵界庆典。在这种场合里,无形的天父及那些与衪合一的圣人们,会化身成衪们自己选择的形象来参加灵界的庆典。为了取悦衪所钟爱的虔信者,上帝可以采用他们任何想要的形态。如果虔信者是经由虔诚祈祷的,他所看到的上帝就是圣母。至于无穷的一体,父性一面的耶稣,他的魅力超越了任何其它的想象。造物主赋予万物个别的特性,造成了每个可以想象到及意想不到对上帝多变的需求!」古鲁和我一起快乐地笑了起来。

「在灵界中,过去世的朋友很容易就互相认出来,」圣尤地斯瓦尔以悦耳的声音继续说道。「欢庆着不朽的友谊,他们了解到爱是不能被毁灭的,而那是在地球悲伤、困惑别离的生活时刻中,经常受到怀疑的。

「灵界居民的直觉可以透视表层的面纱,看到人类在地球上的活动,但是人类无法看到灵界,除非他的第六感有所发展。成千上万地球上的居民曾经短暂地瞥见某个灵体或灵界。

「希兰亚洛卡上进化的居民在漫长的白天和夜晚中,大部分时间都保持在清醒的入定状态,帮助宇宙政府解决复杂的问题,以及救赎那些受到地球尘世束缚回头浪子的灵魂。当希兰亚洛卡的居民在睡觉时,他们偶尔会有灵界的梦境。他们的心智经常清醒地沉浸在最高涅比卡帕极乐的境界中。

「在灵界中所有的居民依然会遭受到心灵的痛苦。像在希兰亚洛卡这类星球上进化的灵魂,如果在真理的认知或行为上犯下任何错误,他们敏锐的心智会感受到强烈的痛苦。这些进化的灵魂努力地调整自己每一个行动和思想与完美的灵性法则趋于一致。

「灵界居民相互间完全以灵界的心灵感应和视觉感应来沟通;毋须忍受如同地球居民在语言及文字上的混淆与误解。就像电影银幕上的人,经由一连串光图像呈现的移动和行动,且未真正地呼吸,灵魂也像是巧妙引导协调光影像般地行走及工作着,不需从氧气中汲取能量。人类依靠固体、液体、气体及能量生活;灵界居民主要以宇宙光维生。」

「我的上师,灵界居民吃任何东西吗?」我以所有具有接收能力的官能——心智、心灵、灵魂全神贯注在他奇妙的说明。

超意识对真理的理解是永远真实不变的,短暂的感官经验及印象从来都只是暂时或相对性的真实,很快的,他们的真实性就会在记忆中消失。

我古鲁的话是如此穿透性地铭刻在我如羊皮纸般的身上,任何时刻,我只要将心灵转变到超意识状态,就可以清楚地重新经历这种天国的体验。

「灿烂光束般的蔬菜大量存在灵界的土壤中,」他回答道。「灵界居民食用蔬菜,饮用从亮丽喷泉及灵界溪流中涌出的琼浆。就像在地球上,看不见的人类影像可在以太中发掘并借着电视的设备显像出来,之后再度消失回到空中,灵界居民也是如此地,用意愿将上帝造出在以太中飘浮无形的灵界蔬菜及植物蓝图,沉降在灵界的星球上。这些灵魂以同样的方式,从他们最狂野的想象中,产生了满园芬芳的花朵,之后再回到看不见的以太中。虽然生活在像希兰亚洛卡天国般星球的居民几乎可免于进食,但更高的是在因果世界中,无条件存在几乎已完全解脱的灵魂,他们只吃天国极乐的吗哪(manna)。

「从地球上解脱的灵魂会遇到许多在不同轮回时出现的亲戚,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及朋友,由于那些人经常出现在各种不同的灵界领域。因此他不晓得该特别爱谁;这种方式让他学到了像孩子及上帝个别地表示出对所有众生天国平等的爱。虽然那些亲爱人的外表可能多少会依据那个特定灵魂最近一世新发展出来的特质而改变,但灵界居民以其准确的直觉,能认出那些所有过去在其它领域中曾经是他亲爱的人,并欢迎他们来到灵界的新家。因为存在万物中的每个原子都被赋予着不能消灭的个别性,灵界的朋友无论如何穿著,都会被认出来,就像在地球上,一个演员不论如何伪装,只要仔细观察都可以认出他的本人。

「灵界远比地球上的寿命来的长久。如以地球的时间标准来估算,正常进化的灵界居民平均的生命周期是五百到一千岁。就像某些红杉比大多数的树木多活了几千年,或像有些瑜伽行者活了几百岁,虽然大部分的人在六十岁以前就过世了,有些灵界居民活的比灵界一般寿命长久。来到灵界的访客在此居住期间的长短,是依照他们肉体业力的轻重而定,那些业力在一段特定时间内会拉他们重返地球。

「灵界居民在脱去他们光亮的身体死亡时,不须痛苦地挣扎。不过这些居民想到要卸下灵体的形态成为更精细的因果体时,有许多还是会轻微地感到紧张。灵界中没有不情愿的死亡、疾病或衰老。这三项是地球令人恐惧的的诅咒,在地球上的人类,几乎将自己的意识完全认同于经常需要空气、食物及睡眠帮助来维持的脆弱肉体。

「肉体死亡的结果是呼吸的消失及身体细胞的分解。构成灵界居民生命明显能量单位的生命粒子,它们的消散造成灵界的死亡。在物质世界死亡时,生物失去了他对肉体的意识并知觉到自己在灵界的精细的灵体。经历适当时机的灵界死亡,灵魂的意识经过了灵体的生与死到肉体的生与死。在灵界及物质世界躯壳中的反复循环,是所有未开悟众生无可避免的命运。经典上对天堂与地狱的描述,有时会激起人模拟潜意识更深层的记忆——长期一连串在快乐灵界与沮丧地球上的经验。」

「敬爱的上师,」我问道,「请您描述更多有关在地球、灵界和因果世界中重生不同的细节?」

「作为个别灵魂的人类,本质上是因果世界的躯体,」古鲁解释道。「因果体是由上帝所要求作为基本或源起思想力量的三十五种意念组成的基体,从这些思想力量衪接着组成了十九种元素的精细灵体和十六种元素的粗糙肉体。

「这十九种灵体的元素是心智性,情绪性及生命粒子的。十九种成分是智力;我执;感觉;心智(感官-意识);五种与视、听、嗅、尝及触觉相对应微妙认知的工具,;五种行动的工具,在心灵上符合生产、排泄、说话、走路及运用手工技巧的执行能力;以及五种生命力量的工具,那些能够执行身体成形、吸收、排除、代谢及循环的功能。十九种元素组成的细微灵界躯壳在十六种粗糙的金属及非金属元素组成的肉体死亡后,仍继续存活着。

「上帝自己想出不同的主意,并把它们投射到梦中。由此宇宙梦想的女士涌现出装饰着相对性中所有无穷绝妙的光彩。

「在因果体三十五种思想的范畴中,上帝精巧地合成人类灵体十九种及肉体十六种相对应复杂的成分。衪浓缩振动的力量,先是精细接着是粗糙的,创造出人类的灵体以及最后的肉体。根据相对性的法则,原本的单纯性变成了令人迷惑的多样性,因果的宇宙及因果体不同于灵界的宇宙及灵体;物质的宇宙及肉体也同样的不同于其它宇宙特有的形态。

血肉之躯是由造物主不变的、具体化的梦想形成的。二元性的本质永久存在地球上﹕疾病与健康,痛苦与欢乐,失去与获得。人类发现三度空间事物中的阻力与局限性。

当人类生存的渴望被疾病或其它的原因强烈地动摇时,死亡就降临了;肉体沉重的外套暂时脱去了。然而灵魂仍然被包裹在灵体及因果体中。粘着所有这三种躯体在一起的力量是欲望。没有被满足欲望的力量就是所有人类奴性的根源。

「肉体的欲望根源于我执及感官的逸乐。感官经验的诱惑或冲动比执着于灵界或是因果界感知的欲望更强而有力。

「灵界的欲望集中在振动方面的享受。灵界的居民魂享受着天国的音乐,陶醉在无穷表现着万物多变光彩的景象里。灵界居民也会闻、品尝及碰触光束。因此灵界的欲望与灵界居民将所有物体与经验,凝聚成光的形式或浓缩的思想形式或是梦境的力量有关。

「因果世界的欲望仅凭感知来满足。这些几乎已是自由的灵魂只被包裹在因果的躯体中,了解到整个宇宙是上帝梦幻意念的体现;他们用纯粹的思想就可以化出任何东西,实现每件事情。因此因果界的居民认为肉体感官的享受或灵界的乐事对他们灵魂精细的感觉都只是粗糙而有所妨碍的。因果界的居民以即刻具体的实现,来去除他们的欲望。那些知道自己只披覆着精细因果体遮盖的灵魂,可以像上帝一样地将宇宙显示出来。因为万物都是由宇宙梦幻的本质组成的,薄薄披着因果体的灵魂有着强大实现的力量。

「灵魂在本质上是无形的,只能经由身体的存在被辨识出来。躯体的存在意味着尚未完成的欲望。

「只要人类的灵魂还被包裹在一、二或三层身体的容器中,被无明和欲望的塞子紧紧的密封住,他就无法与灵性的大海合而为一。当粗糙的物质容器被死亡的鎯头敲毁时,其它两层覆盖——灵体及因果体——仍存在着,阻挡灵魂的意识清醒地加入无所不在的生命。经由智能达到无欲境界的力量可以瓦解尚存的两个容器。如此人类微小的灵魂浮现了,最后终于解脱;与无限的广大合为一体。

我请求天国的古鲁更进一步地说明高等神秘的因果世界。

「因果世界是难以言喻的精细,」他回答道。「要了解它,一个人需要拥有如此巨大的专注力量,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所有浩瀚的灵界宇宙及物质宇宙——光亮的气球挂着实心的篮子——好象只存在意念中。如果一个人经由这种超人的专注,成功地转化或解决这两种宇宙所有错综复杂的事物成为纯粹的意念,那时他就达到了因果世界,并且站在心灵及物质融合的边界上。在那里,一个人感知到万物-固体、液体、气体、电、能量、所有的生物、诸神、人类、动物、植物、细菌——都是意识的形态,就好象一个人可以闭上眼睛知道自己是存在的,虽然他的身体对他的眼睛来说是看不见的,而只是以意念的形式出现着。

「人类所能幻想到的任何事物,因果界的居民都可实际做到。人类心智最惊人的想象只能在心里漫游于极端的思想间,迅速地神游在星球间,或无止尽地坠落在永恒的地狱,或是像火箭般地飞入银河的苍穹,或者是像探照灯闪烁地照耀着银河星空。但因果界的居民拥有大得多自由,可毫不费力地将思想显示成立即客观的存在,没有任何物质或灵界的阻碍或者是业力的限制。

「因果界的居民知道物质的宇宙主要并非由电子构成,灵界的宇宙基本上也不是由生命粒子组成——两者实际上都是由上帝思想最细微的粒子所创造出来的,被相对法则的马雅切割分开来,并明显地将本体与衪的现象分隔开来。

「因果世界的灵魂将彼此视为喜悦精神的个别点;他们周围仅环绕着自己思维的事情。因果界的居民认为他们身体与思想的差异只是意念而已。就像一个人闭上眼睛可以想象到炫目的白光或朦胧蓝色的薄雾,因果界的居民单凭思想就可以看、听、感觉、品尝及碰触;他们以宇宙心灵的力量创造或分解任何事物。

「在因果世界中,死亡及再生两者都是思想性的。因果躯体的居民只享受永恒新知的美食。他们啜饮和平甘泉,漫步在不留痕迹感知的土地上,漂浮在无尽极乐的汪洋中。瞧!他们明亮思想的躯体迅速扩大,越过遍布在无穷蓝色天际胸怀里,百万兆心灵创造出来的星球、宇宙鲜艳的泡泡、智能之星以及金色星云光谱似的梦幻!

「许多灵魂在因果的宇宙中停留数千年。经由更深入的禅定,这个自由的灵魂从渺小的因果体中撤离,置身于浩瀚的因果宇宙中。所有分离意念的漩涡,力量、爱、意愿、喜悦、平和、直觉、平静、自我控制及专注等特殊波动都融入了永恒喜悦极乐的大洋中。灵魂不再需要经历个别意识波动的喜悦,而是与所有永恒的欢笑、兴奋及悸动融入了唯一的宇宙之洋。

「当灵魂从这三种躯体破茧而出时,它永远脱离了相对的法则,变成了难以形容永恒的存在。注意看这无所不在的蝴蝶,它的翅膀印刻着星星、月亮及太阳!扩展到精神领域的灵魂单独地停留在没有光亮的光亮,没有黑暗的黑暗,没有思想的思想境界中,陶醉在宇宙万物上帝梦想极乐的喜悦里。」

「自由的灵魂!」我敬畏地叫了出来。

「当灵魂最后弃绝这三种躯体幻像的瓶罐时,」上师继续说道,「它与无限合而为一而且不会失去任何个别性。基督在诞生为耶稣之前就已经得到这个最终的自由。他过去的三个阶段象征在地球生命上的,是他死亡到复活那三天的经历,他已经获得了完全从精神中复活的力量。

「未开化的人为了要摆脱这三层身体,必须经历无数次地球、灵界及因果界的轮回再生。一个已经达到最终自由的上师可以选择回到地球做为先知,带领其它人类回归上帝,或是像我一样,选择存在灵界的宇宙。在那里一个教主经由承担居民的一些业力,帮助他们结束灵界宇宙的轮回,永久地前进到因果世界。或者一个自由的灵魂可进入因果世界,帮助那里的灵魂缩短他们留在因果体的时期,达到绝对的自由。」

「复活的上师,我想知道更多有关迫使灵魂回到这三种世界的业力。」我想,对我无所不知的上师,我可以永远聆听下去。

当他在世时,我从未能一次吸收这么多他的智能。现在是我第一次接收到生死棋盘中,那些如谜间隙清晰明确的洞察。

「人类必须完全清除物质的业力或欲望后,才有可能永久停留在灵界。」古鲁以令人兴奋的声音说明着。

「有两种灵魂存在于灵界。那些仍有地球业力需要处理的,必须再回到粗糙的肉体中清偿业力,他们在肉体死亡后,可以归类为灵界暂时的访客而非永久的居留者。

「具有尚未清付地球业力的灵魂,在灵界死后不被允许进入高等宇宙意念的因果世界,必须在物质与灵界的世界中穿梭往返,只能持续地意识到十六种粗糙元素的肉体及十九种精细元素的灵体。一个在地球上尚未开化的灵魂,每次失去肉体后,大部分仍停留在死亡睡眠深层恍惚的状态中,几乎无法意识到美丽的灵界。在灵界休息后,这种人回到物质的世界学习进一步的功课,经由重复的旅程,逐渐习惯精细灵界的组成。

「另一方面,一般或长期居住在灵界宇宙的居民,是那些已经永久免除所有物质欲望,不用再回到粗糙波动的地球。这些灵魂只有灵界及因果界的业力需要清除。他们在灵界死亡时,进入极其微细且更微妙的因果世界。这些进化的灵魂,在一段由宇宙律法决定的时间结束时,脱去因果体思想的形式,接着回到希兰亚洛卡或类似的高等星球,重新诞生在一个新的灵体中,努力消除他们尚未偿还的灵界业力。

「我的孩子,你现在可以更完全地了解到我是依据天国的旨意而复活的,」圣尤地斯瓦尔继续说道,「作为那些特别是从因果世界转世到灵界,而不是从地球上来灵魂的教主。那些来自地球的灵魂,如果仍然留有物质业力的遗迹,是不会升到像希兰亚洛卡这类非常高等的灵界星球。

「如同大部分地球上的人,没有学到经由打坐得到的体验去欣赏灵界生活较为高等的喜乐及利益,他们在死亡后,渴望回到地球上受到限制残缺的快乐,同样的,许多灵界的灵魂,在他们灵体瓦解的畤候,无法想象因果世界中进化精神的喜乐状态,停留在灵界较为粗糙及华丽庸俗快乐的思想中,渴望重返灵界的天堂。这些灵魂沉重的灵界业力一定要先清偿,才能在灵界死亡后,达到永久停留在与造物主的分隔是如此微细的因果思想世界。

「一个灵魂只有当他对满足视觉喜爱的灵界宇宙没有进一步体验的欲望,以及再也不可能被引诱回去时,才能留在因果的世界。这个受到限制的灵魂在那里完成了清付所有因果世界的业力或是过去欲望的种子后,推掉了三个无明塞子的最后一个,摆脱了因果躯体最后的罐子,与永恒合而为一。

「现在你了解了吗?」上师的笑容是如此的迷人!

「是的,经由您的慈悲。我无法以言语表达我的喜悦及感激。」

我从未从圣歌或是经典故事中,得到如此振奋人心的知识。虽然印度的经典有提到因果和灵性的世界以及人类的三层躯体,但与我复活上师温暖的真实性相比之下,那些章节显得是多么遥远而没有意义!对他来说,事实上并不存在着「未被发现的国度——没有旅人从它的边界回来过」!

「人类三层身体相互间的贯通性,经由他三重本质以许多方式表现出来,」我伟大的古鲁继续说道。「在地球上当人类在清醒的状态下,他多少会意识到自己的三种工具。当他专心于色、声、香、味、触等感觉时,他主要是经由肉体工作着。在想象或意愿上,他主要是经由灵体工作着。当思考或潜心于深入的内省或冥想时,他的因果体就会表现出来﹔宇宙思想的创造力降临在那些习惯接触自己因果体的人。依此观念,人类可以被广义地区分为『物质的人,』『充满活力的人,』或是『智能的人。』

「人每天十六小时认同于自己肉体的工具。接着他睡着了;若他在梦中,就是停留在灵体里,如同灵界居民可以毫不费力地创造任何事物。如果他睡的很沉而且是无梦的,他的意识或自我的感觉就会转换到因果体上数小时;这种睡眠是很振奋精神的。作梦的人接触到的是自己的灵体而非因果体;他的睡眠并不能使自己的精神完全恢复。」

在圣尤地斯瓦尔阐述这些奇妙的事情时,我深情地看着他。

「天使般的古鲁,」我说道,「您的身体看起来和我最后在布利修道院哀悼的完全一样。」

「是啊,我新的躯体是旧有身体完美的复制品。任何时候我随心所欲地化出或分解消失这个形体,比我在地球时更频繁地使用着。经由快速物质的分解消失,我现在借着超快的光束在星球间做实时的旅行,或者实际上是从灵界到因果世界或是到物质世界的宇宙。」我天国的古鲁微笑着。「虽然你这几天如此快速地到处旅行,我毫无困难地在孟买找到你!」

「上师啊,我是多么悲痛您的死亡!」

「哎,我在那一点上是过世了?不是有些矛盾吗?」圣尤地斯瓦尔的眼睛眨着关爱及好玩的神情。

「在地球上你只是在作梦;在地球上你看到的是我梦幻的身体,」他继续说道。

「后来你埋葬了那个梦幻的形象。现在你注视的,甚至是紧抱着的是我更精细的血肉之躯!它在另一个上帝梦幻更精细的星球上复活了。总有一天这更精细的梦幻身体及梦幻星球也会消失;他们也不是永恒的。所有梦幻的泡影在最后觉醒的碰触下,最终一定会破裂。我的孩子,尤迦南达,分清梦境与实相吧!」

我惊叹于吠陀哲学中复活的观念。当我在布利看到上师没有生命的肉体时,我还可怜他,实在让我觉得惭愧。

我终于了解到古鲁一直是完全觉醒在上帝中的,知道自己在地球上的生命与死亡以及现在的复活,都只是宇宙梦幻天国旨意中相对性的事物。

「尤迦南达,现在我已经告诉你,我的生、死以及复活的真相。不要为我悲伤;相反的,到处传播我的灵魂从上帝梦幻地球的人类,复活到另一个上帝梦幻星球披着灵体的故事!新的希望将注入世界上悲惨疯狂、畏惧死亡梦幻人的心里。」

「是的,上师!」我是多么乐意与他人分享上师复活带给我的喜悦。

「在地球上我要求着并不适合多数人本性、令人不快的高标准。我经常超过标准地责备你。你通过了我的考验;你的爱照耀穿透了所有斥责的乌云。」他温柔地补充道,「我今天也是来告诉你﹕我再也不会严厉谴责地看着你。再也不会责骂你了。」

我多么想念我伟大上师的斥责!每个责备都是一个保卫的守护天使。

「最亲爱的上师!训斥我百万次吧——现在就斥责我吧!」

「我不会再责备你了。」他天国的声音是严肃的,但带着一股隐含的笑意。「只要我们还在上帝马雅的梦幻中,看起来是两个不同的的形体,你和我会一起微笑着。最后我们会与宇宙至爱合而为一;我们的微笑就是衪的微笑,我们合一的喜悦之歌会永恒地振动着,播送到与上帝谐调的灵魂里!」

圣尤地斯瓦尔告诉我一些在此不能透露的事情。他在孟买旅馆房间与我在一起的两小时中,回答了我每个问题。他在一九三六年六月那天所说的,一些有关世界的预言都已发生了。

「亲爱的,我现在要离开你了!」听到这些话时,我感觉到上师在我拥抱的手臂中融化消失。

「我的孩子,」他的声音响起,振动进入我灵魂的苍穹,「不论何时当你进入涅比卡帕三摩地的大门并召请我时,我就会像今天一样,以血肉之躯到你这里来。」

立下这个天国的承诺后,圣尤地斯瓦尔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在音乐雷鸣的伴奏下,云雾般的声音重复道:

「告诉所有的人!任何人经由涅比卡帕的了悟,知道地球只是上帝的梦境,就可以进入更精细梦幻创造的希兰亚洛卡星球,在那里会发现我复活在一个与地球上一模一样的身体里。尤迦南达,告诉所有人!」

消逝的是离别的伤感。他去世所引起的遗憾及悲伤,长久以来剥夺了我的平静,现在全部羞愧地逃跑了。极乐像是喷泉经由新近开启灵魂环状的孔穴倾泻而出。古远因废弃而阻塞着,在极乐强劲的洪流中,它们现在纯净地展开了。我累世潜意识的思想与感觉,脱去了业力的污点,在圣尤地斯瓦尔天国的造访中,灿烂地更新了。

在这本自传的本章中,我遵照古鲁的指示,传播这个喜讯,虽然它会再度困惑着漫不经心的世代。人类清楚的知道卑躬屈膝;绝望并非少见;不过这些都只是误入歧途的事情,不是人类真实命运的部分。他下定决心的那天,就步上自由之路。他倾听阴暗悲观的指导员「扫除你身上尘土的技巧」已经太久了,忽略了无法征服的灵魂。(译注﹕此处指忙于注意改变外在的表相,而忽略内在自省的实相。)

我并不是唯一幸运看见古鲁复活的人。

圣尤地斯瓦尔的一位徒弟是个老妇人,大家亲切地称她为「妈」(母亲),她家靠近布利的修道院。上师在早上散步时经常停下来与她聊天。一九三六年三月十六日傍晚,妈到修道院来,要求会见古鲁。

「什么,上师一周前就过世了!」现在负责布利修道院的西巴南达尊者悲伤地看着她。

「那是不可能的事!」她笑着说。「也许你只是要保护古鲁不受到纠缠不休访客的打扰吧?」

「不。」西巴南达详述了葬礼的细节。「来吧,」他说,「我带你到前面花园可敬的圣尤地斯瓦尔的墓地去。」

妈摇摇头。「他不会有墓地的!今天早上十点时,他像往常一样,散步经过我的门前!我在光亮的户外和他聊了几分钟。

「『今天傍晚到修道院来,』他说。

「我来了!祝福涌到这年老灰白的头上!不死的古鲁希望我了解今天早上他拜访我的是何等超然的宇宙形体。」

惊讶的西巴南达跪在她面前。

「妈,」他说道,「你从我心中移去了多么沉重的悲痛!他复活了!」

【批注】 在萨比卡帕三摩地中,虔信者的心灵已进步到内在与天国合而为一的境界,但除了在不动的入定状态外,他无法维持着宇宙的意识。藉由不断的打坐,他可以达到更高等的涅比卡帕三摩地境界,此时他自由地在世界上行动,执行外在的职责,同时不会失去任何上帝的了悟。

巴巴吉克利亚瑜伽主页>>>

在线报名巴巴吉克利亚瑜伽研讨会>>>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400-705-8801;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