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催眠让我飞出最炫丽的未来


      作者:
巍仁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对飞行有好感,不管是对飞行器还是飞行本身的感觉。仔细想来,那是对脱离人的固定状态的一种向往。

自古人就羡慕鸟,想要学鸟一般飞行,想要改变观看世界的方式,人类会不耐于自己的限制,而去钦羡三度空间里无拘无束的生活。

在莱特兄弟或飞船、热气球之前的时代,飞行都只是梦想,但即使如此,这些梦想也带给了人们莫大的慰藉。于是飞行不仅仅是一种能力,更代表了自由、突破、探索、想像、和安慰。随着我心灵的逐渐成长,飞行一词,也慢慢脱离了原本狭隘的空间意义,而成为一种兼具以上几种代表意义的概念。

这也成为我认识事物的方式,有时当我凝视某些事物,剎那灵光一闪,我就会脱口而出:「啊!这就是飞行!」曾经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事物包括了音乐、诗歌、电影、电脑游戏、静坐、气功,还有作梦。

这些不同事物所共具的「飞行感」自何而来,我以前从来没有深究过,直到当我领悟若把意识当成空域,在不同的意识之间转换就是所谓的飞行时,这一切才全部统合起来。我发现了更宽广的天空,这片天空,就是催眠。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连当时会来学催眠的契机都是非常天马行空的。早在前年,我就从我常去的「新客星站」上的连结知道了廖老师催眠课程。虽然觉得有趣,但总觉得那是离我的生活好远的东西。

直到去年八月,也许是人生开始面临一些瓶颈,开始想找寻出路,再次闲逛到葛吉夫网站时,心中虽然还是觉得不可能,但念头突然一转,「为什么不可能?」当下把各种条件检视了一遍,的确都没问题,最大的障碍是我自己肯不肯走出这一步。

为了不让自己再犹豫不决,我以少见的果断速度报了名,时间是八月十三日,正是开课前一天。第二天下午,我便开始体验这段不可思议的飞行探险之旅了。

接下来因为课程太有趣而老师同学太可爱,三个多月竟不知不觉过去,然后据说我们就毕业了,从此成了一个催眠师,这段旅程,说真的比飞的还快。

我自己的感想当然是多不胜数,不过在这篇期末报告中,我想谈谈我自己在催眠师养成过程中的三种心境变化,就是「好玩」、「不好玩」、还有「不只是好玩」。

先谈「好玩」这个部分。任何一位刚接触催眠的人,都必定会被催眠影响心灵的神奇力量所吸引,尤其是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都来自舞台催眠表演,而催眠秀的最大目的就是娱乐。

虽然催眠秀的评价褒贬不一,但我认为,一场精彩的催眠秀,考验的是催眠师的催眠技巧、创意、还有反应力,这些能力的确都是一个优秀的催眠师所必须具备的。最少我自己就是从这里起步,慢慢建立起我的自信。

记得课程刚开始不久,老师有回请堡绫作催眠示范。一开始让堡绫无法动弹,或手黏在脸上,或走不出榻榻米也就罢了,一直到堡绫将梅春当成失散多年的好友抱头痛哭,甚至后来变成另一个人(记得她自称林灵),我真是惊得目瞪口呆。

一方面见识到心灵的无边无际,一方面不禁觉得老师真是酷毙了,这也可算是另类催眠秀吧!欣羡之余,也怀疑自己有没有这种能力。

等到学校开学,我也不管自己才学了一个月,就技痒拿学生练习起来了。我总是先替全班作一些简单的敏感度测试,再挑几位敏感度较高的上台作表演。结果效果出奇地好,也许是大学生本来就容易进入状况,几乎每次都有半数以上的人进入五、六级深度,到这种程度,催眠师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我曾经让他们变回幼儿,让他们以为自己是某某人、让他们把全班同学看成动物,让他们看不见手腕上的表等等,也玩过催眠后暗示,让他们清醒后无法坐回自己的椅子,或走不出教室。

最后再一次催眠全班,让他们作些如眼皮沾黏等简单的体验,总之绞尽脑汁,设计各种花样,观众惊叹之余,我也获得了不少自信跟成就感,同时相信自己的确可以成为催眠师。

当然,在此同时,失败的经验也在所难免,有一班就让我吃了大亏,出来的八个人里头竟只有一个人通过数字障碍测试,我当场有些尴尬,除了自承技术未臻完善,也得赶快找寻原因。

首先是教室外太吵、座椅也颇不舒服、当然还有本班是电机系,全班都是男生,「铁齿」不信的人占了大多数(这个因素现在想想其实不难克服,只是需要更有技巧、更长的导引)。

以上原因排除之后,接下来一班虽然还是同一间教室,进行得就顺利多了。催眠本来就不是一定会成功,但藉由失败的检讨,成功率也会因而提升。

这个时期的我是初生之犊,开始拥有一些基本能力,常常想找人开刀,但终究是因为好玩,虽然老师说「喜欢玩」也是催眠师的重要特质,但其实当时的我对催眠师的角色定位并不清楚。

催眠师除了好像有影响别人、进入别人潜意识的能力之外,还能作些什么事?这些问题还等着我去探索。我好像只是儿童乐园里云霄飞车的管理员,离要带人体验飞行还有好长的距离。

接下来,就进入「不好玩」的阶段了。接续着上面的问题,一个催眠师要学的,其实不仅是技术,诚如老师所说,基础技术几个小时就可以教完了。催眠师的难度在于,我们如何带领个案深入自己的潜意识,更加瞭解自己,并从旁协助他们。

催眠师从事的是「助人工作」,面对的是活生生、每一个都面貌独特的「人」。前面的「好玩」阶段,只要把催眠导引练熟,把表演桥段安排好便行,反正指令下去,对方潜意识就会跟着起舞(或没反应),这种表演是以催眠师为主体。但催眠治疗就不是了,我这时才体会到作一个好催眠师的困难。

实际操作时,我首先发现的是学到的东西好像都不够应付,之前以为自己学得不少,这时才知道,连基本的引导技巧都要熟悉好多套,还必须加上一些创意才能因应不同的个案。

进入催眠状况后,真正的挑战才开始,这时没有任何的程式可以轻松套用,即使我们再怎么用功,读了各式各样的案例,但在以个案为主的过程中,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即使在一些设计好的进程中,如年龄回溯、前世回溯、或海上仙岛之旅等等,都有意想不到的插曲发生。

于是,整个治疗过程该快该慢、该停下该催促、该仔细探索或该略过不管,催眠师都必须全神贯注地观察、引领,甚至适时介入。在这个阶段我常觉得很累,常觉得自己很无能。累是因为能量耗损,几乎每催眠一次,我就感觉流失很多能量,甚至当看到个案精力充沛神清气爽、就会觉得能量都流到他身上去了。

而无能感除了来自经验知识都不足以外,还有灵感天赋上的缺乏,我会想,如果我真是催眠师的料,是不是就应该不会这么困窘?

有一回指导学生们要参加全国性比赛,那几天我帮他们作了很多次催眠,特别是比赛当天,因为自己也求好心切,在催眠时有意地将能量散发给他们,比赛成果是好极了,但我也完全累垮了。

事后我才领悟到,一个人不可能去负担那么多的人,这是不正确的方式。老师告诉我,良好的催眠治疗过程,是在补充个案能量的同时,也补充催眠师自己的能量,只是那时我还无法完全体会。

真正「不好玩」的还不止于此,催眠师面对的是心灵、是潜意识,而这些都是大大的未知。我们甚至连它们的运行方式都无法完全搞懂,如果我们以为我们能瞭解它、甚至控制它,那真是大错特错。在我资历尚浅的「催眠师生涯」中,有两次个案的反应,是让我心惊胆跳的。

一次是一位经历十三年情感而告吹的朋友,当时她的心情极度低落,我问她有无意愿试试催眠,她愿意一试。但因为是在餐厅,场地时间都不允许作太深入的治疗,我只大致带她放松,并补充大量能量。

因为她的催眠敏感度甚佳,所以效果相当不错,一个星期后她告诉我,虽然她知道自己失恋,心情应该要很差,但是她的心情没有办法不好,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很可爱,每天都想笑。

我开玩笑问她一句:「妳的心情该不会只好到今天而已吧?」没想到这句话一语成谶,她的心情骤然滑落,又掉回原来的情境里了,而且至今为止仍不愿意再催眠一次。可是她当时并不在催眠状况里呀,这样也算吗?

老师又说啦:「巍仁,你看你的语言多有力量。」吓得我后来都不敢再对个案乱讲话。我后来其实曾经做过小实验,只要个案真的对催眠师非常信任(或信服),即便在日常状态,稍稍引导还是可以产生催眠效果,真的是十分可怕,催眠师不可不慎呀!

另一次则是一位有边缘性人格的学妹,她深为此精神状况所苦,我不知天高地厚,同意帮她进行探讨。前两次治疗效果非常好,好到令我讶异,除了跟她的潜意识沟通颇为顺利之外,还治好了她多年的厌食症,自虐念头也消失了。

但在某一天的凌晨,一通电话将我唤醒,电话的另一端是个完全不同的「她」,「她」说照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把「她」找出来,「她」只好先下手为强,把她解决掉,说完之后吃了大量的镇定剂,试图自杀。接下来且按下不表,总之她并没死成。

但这次的事件给我非常大的打击,让我觉得是不是太高估了自己,作了件超出我能力的事。老师则语重心长地说:「任何一位助人工作者,都会遇到个案自杀这种事,心里必须先做好准备。」所以我暂时停了后面的约,缓下脚步,让自己别冲太快,而整个阶段也该到了要检讨的时候。

我觉得这时的自己,像个工作超时的小飞机驾驶,载人到处探险、到处游览,虽然让不少人体验到飞行的快感,但也可能造成飞安上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心得顺带一提,就是催眠师与个案之间的关系。因为催眠师是个很特殊的的角色,如果个案真的信任对催眠师,对催眠师完全敞开心灵,催眠师就可进行极有效率而深入的探索与治疗。

但话说回来,催眠师也很容易影响个案,使个案对催眠师产生一些特别的观感,这种观感当然有好有坏,这也是何以老师如此要求催眠师道德的原因。但是基本上,如果催眠治疗进行得十分顺利,个案与催眠师之间确实会因心灵的紧密交流而产生一种新关系。

以我观察到情形,个案可能会视催眠师为知己或人生的指导者,亦即同时产生依赖及崇拜的心理,这种倾向有时有会显得过度,无疑这是因为催眠师曾经探触过个案潜意识所致;甚至如果个案是异性的话,则可能在催眠师身上投射出进一步的情感。

因为我并没有在手边的书上看过相关记载或讨论,只好就教于老师。老师也承认催眠师跟个案的确是一种诡异的人际关系,至于个案对催眠师的观感投射,老师认为一个好的催眠师应因势利导,创造出更好的治疗效果。我心里就想,反过来说,弄不好也是会满可怕的。

我也不知道这种关系是属于「好玩」还是「不好玩」(因人而异啦!),总之这是催眠师必须面对的课题,这跟前两段提到的种种麻烦都在提醒我们,催眠治疗不是结束就算了。催眠师不仅在进行催眠时要有智慧,对深入心灵之后可能衍生的问题更要小心,不应该等闲视之。

而现在的我,面对催眠这件事,已经进展到「不只是好玩」的地步了。怎么说呢?之前那些不好玩之处,虽然不能说是已经完全克服,但最少也认清现实,瞭解那是一种必然,随着经验的累积,遇到问题时会越来越镇定,越来越懂得怎么进行下去。

以前会累会疲倦,是因为太急,一心想表现、想带领,没有先将自己的身心准备好,其实在催眠前用点时间调整一下,别这么风风火火,跟个案同步渐进,自然心头明澈,甚至会不断涌出灵感。

说得夸张一点,就是所谓的「不是我去治疗,而是宇宙透过我治疗」,这话以前只是听老师说过,不过后来我也逐渐能体会那是什么意思了。

至于催眠成功之后的成就感,就不只是一开始那种「好玩」而已了。当然啦,「好玩」还是存在的,不然不会吸引我们继续走下去,但此时我只能说,真的不只这样,因为在此同时,我们真正帮助了别人,而且将那种满足感回馈给自己。

我有两个个案,虽然并不见得多么精彩,但却让我觉得有种满足的愉悦。两个都是我的学生,一个是男生,因为跟妈妈关系不好,而且觉得自己每天浑浑噩噩,都不知道要作什么。

在前世回溯中,他看到自己残破的一生,活得随随便便(小时是乞丐、小偷,长大后学修车开家小店、无亲人朋友、未婚),死也死得随随便便(被黑人抢劫刺杀),没有他关心的人,也没关心他。

真正对他有影响的只有他在当学徒时的老板,他对他极凶,但也教他谋生技能和做人处世的道理,他后来受不了选择离开,这个老板就是他的妈妈。

他醒过来后满脸悔恨,直说自己好烂(不知指的是前世还是今生),然后赶着要回家看妈妈。无须印证这段前世的真假,我也知道他的人生从此会变得不一样。

另一位则是女孩子,虽然已经在念大学,但家里坚持她必须去读警校,因为他家里从爸爸到两个姊姊都是军警,让她来大学只是来见识一下。她非常犹豫,前来求助,当天他的母亲也同来,要我帮帮忙,为什么她的小孩不像以前那么听话。

虽然场面有些怪怪的,我还是帮她作年龄回溯,让她看看她的成长,她真正的想法。后来发现她的爸妈生了两个姊姊后,希望生一个男生,结果仍是女生,本来想拿掉,却仍阴错阳差地生了下来。

她从小感受到这种气氛,只有努力作个乖小孩、好学生,父母师长才会重视她,一切乖乖接受安排,但心里的反抗却越来越大,特别是在上了大学之后。她在催眠状况下想清楚了自己真正想走的路,也补充了大量的能量,她甚至把充能用的巨大水晶球给吞了下去。

现在她不但说服了妈妈,更说服了她平时连话都不敢多说的父亲,让她念完大学。以前的她略带阴郁,现在则每天蹦蹦跳跳,活像把阳光带在身上。

我做得其实并不多,但看到这两个小朋友的改变,心中却有说不出的高兴。我解决的不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大难题,更没有用到什么艰深的技巧,轻轻淡淡、自自然然地帮助别人作了些改变,自己却获得无限的报偿,原来催眠师的甜头就在这里,似乎一点都不难,但个中滋味得亲身经历才知晓。

以上大致是我身为催眠师的简单历程,但这篇报告并未就此结束。我的催眠生涯既是天马行空而来,我也得继续以天马行空结束才行,接下来,才是我最想说,但却最难以用言语说清的心得。

以前一直以为,催眠师是我本业外的另一个身份,催眠则是我另一项事业。后来才知道并非如此。催眠与其说是专长的养成,无宁说是一种修行的历程。

几年前因为某些因缘际会,开始对宗教产生兴趣,接下来又接触了太极拳、气功、以及一些超心理学方面的东西,而催眠等于是一个关键,使我觉得这些点隐约是连接在一起的。

本来我以为,这些对我的本行文学,尤其是诗歌来说是种偏离,可说是第二路线,但越到后面越觉得,原来这些都是相通的,我只是不自觉地走上一条更宽广的路。我只能很后知后觉的说,原来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只是等我走近而已。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怎么会遇到这样一群同学呢?大家为什么都对探索人生、探索心灵、甚至探索自己有莫大的热诚和兴趣,而不是抱着职业训练的铜臭而来呢?为什么会遇到这样一位「奇怪」的老师?

虽然颁授的是NGH的证书,可是我们的教学方式却不纯然是西方那样分析式、科学式的,而是更东方,不,更直指人心的法门,老师想要教出的不仅是催眠术士,而是对人、对生命、对宇宙有热情的先行者。

所以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修行团体,无关任何宗教门派,只是纯粹的修行,寻找并练习用各种方法,去探触美善的真理,还有终极的悟。

这段话我不否认乍看之下陈义过高,但那只是因为自己表达能力的限制,并没有半点夸大作伪的意图;不然就是要怪这段时期的转变太大了,大到我的语言跟不上感受及思考。

用简单落实一点的话陈述,我比从前更坚强、更豁达、更开放、更有自信、更具智慧,更懂得爱自己、更懂得爱别人。这些都是确实的能力,而不仅是形容词。

最后我想说的是,至此我已经可以飞得更自在、更漂亮,不需飞行工具而往来于不同的时空之中,学飞的过程虽然不是那么容易,但是绝对值得。谢谢廖老师的带领、谢谢各位同学(修)的陪伴切磋,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飞下去,并飞出自己最炫丽的未来。

廖阅鹏简介:台湾顶尖的催眠大师,美国临床催眠治疗学会会员,美国催眠师学会认证的催眠治疗师、训练师。廖老師除了催眠治疗、教学,更致力于催眠CD、脑心科技产品的开发。

廖阅鹏催眠教材>>>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